乐虎直播

热门 爱沙女甲冠 巴林杯 亚冠杯 以乙 韩K联 葡超 土甲 亚洲杯 美职业 爱沙女甲冠 卡协杯 南非后备 韩K联 以乙 女南冠U20 中甲 以篮明星赛 女南冠U20 澳超 芬超 女亚洲杯 孟冠联 意甲 英甲 欧冠杯 土甲 韩女联 以乙 葡超 韩女联

首页 篮球新闻

场均30分,依然默默无闻!最年轻的古典大杀器,带摆烂队冲季后赛了!

2015-16赛季开始前一晚,31岁的乐邦接受采访,说自己喜欢在洗澡时听《if I ever fall  in love》。这是由R&B/灵魂乐队Shai发布于1992年的歌,曾经冲到过公告牌百强单曲榜第2。

很显然乐邦不是唯一喜欢这首歌的人,1998年时,加拿大安大略省有个叫沃恩-亚历山大的人就用乐队的名字给儿子安了名,能够用自己喜欢的事物给孩子起名是一件很美好且幸运的事情,美好指的是音乐与孩子,你生命中两种不容辜负的热爱交织了,幸运是因为毕竟还有一些叫二手玫瑰之类的乐队实在不好进名字。

24年过后,湖人畅想自己能够得到这个孩子。

那是发生本赛季开始之前的事情,湖人管理层圆桌会议,指点江山,畅想美好未来里不应有威,如何交易是桩大事,需要这样一支球队,没有希望的烂队,有足够的空间,只要选秀权就愿意将球队中的年轻人拱手让出,吃下一份最后一年的4000万合同。

大家看来看去,雷霆似乎是最好不过的选择,符合所有条件,甚至还有最好的戏剧感,一种倦鸟返巢的淡淡喜悦和哀伤,他们不需要付出太多代价,只要把那个叫Shai的孩子——谢伊-吉尔杰斯-亚历山大交出来就行。


亚历山大

唯一的问题:赛季过半之后,湖人自己才是更烂的那支球队。雷霆现在排名西部第10,已经进入附加赛圈,距离季后赛圈也不过1场之遥。

而湖人想要的亚历山大,现在的场均数据是30.7分4.9篮板5.5助攻1.7抢断1.1盖帽,场均得分联盟第5,场均抢断联盟第6,效率值联盟第6,时尚度联盟第1——前面的排名来自篮球数据网站BBR,最后一项数据来自男性风尚杂志GQ,他们将亚历山大评为2022年度联盟最具风尚奖得主。

亚历山大时尚达人的身份从2018年他19岁进入联盟时便已确定。选秀夜上,亚当-肖华在首轮11顺位念到了亚历山大的名字,一个瘦削的加拿大孩子和一套橄榄色锦缎西装进入直播镜头。人们看到这套橄榄底色的西装上满是花卉图案,感觉就像来自90年代中国棉被套上最风靡的花色。

时尚可能就是这样,一种循环。球员通道里的羽绒马甲之王亚历山大从不掩饰自己的师承:“艾弗森特立独行,挑战界限、挑战着装令,永远是人群中最靓的仔。”

于是匡威邀请他代言时,打的仍是时尚牌,和亚历山大一同出境宣传视频的,全是诸如极限运动员、街头涂鸦艺术家、硬核朋克乐手之类的年轻人,亚历山大虽然也拿着个篮球,但更引人瞩目的仍是他裸身穿西装,大金链子闪亮亮的炫酷模样。所以这样的亚历山大跑到时尚之都巴黎参加时装周秀或者成为LV×NBA的形象代表就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但亚历山大在球场之上的表现就没有那么时尚。


亚历山大选秀夜的时尚穿搭

什么是篮球场上的时尚?当然是攻筐和投三分,而亚历山大最擅长的,是突破和中投。他是赛季2分球命中数最多的球员,截止目前比德罗赞还要多1个,然后他也是非助攻2分球命中最多的球员,篮下的非助攻得分仅次于东契奇;2013年联盟有突破统计以来,亚历山大本赛季的场均24次突破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是2020-21赛季场均25.2次的亚历山大,排名第三的是上赛季场均23.9次的亚历山大。

杜兰特曾经说过,总冠军或者MVP都不是自己会留给这个联盟的遗产,把年轻球员喊到一边,告诉他们该怎么打球,然后他们在球场上展示出你教导的那些东西,这才叫遗产。按此推论,如果保罗现在退役,他留在联盟的遗产就是亚历山大,和保罗并肩作战一个赛季之后,亚历山大现在是联盟前十得分手中三分出手最少的球员,扩大范围到场均25分以上得分手中,他的三分出手数是倒数第三,只比德罗赞和约基奇更多。

对手知道亚历山大有多强。塞布尔说亚历山大节奏很怪,非常难防;东契奇说亚历山大有独特的节奏,很擅长造犯规,打球赏心悦目;杜兰特则称亚历山大的动作就像一个犀利的老将,充满自信,知道自己的打法会奏效,“心态加技巧,这就很难防了。”

当然了,雷霆过去两年加起来只赢了46场球,很多人既拼不出他们主将的名字,也拼不出他们主帅的名字,这支球队到现在为止令人印象最深的可能是二年级球员吉迪那一头永不变形的大波浪和大波浪下面那张男人都觉得他值得一浪的帅脸。但你可能确实需要了解一下亚历山大,这倒不是因为每一个能够砍下30+得分的年轻人都值得多看一眼,只是联盟始终处在迭代之中,了解一个年轻人的起点可能更有利于未来吹上一句“我早就知道”。


亚历山大

现在就开始有人这样说了。道格-里弗斯的马后炮:“我当时在快船,亚历山大还是个新秀。我们决定在泡椒交易中送走他时,我没有那么确定——当然这个交易本身还是很赞的……我只是忍不住一直在想这孩子将来会很特别的。”

做人勿学河文档,如果你拉不下脸来承认自己目光没有那么长远,也可以选择闭口不言,何必往自己脸上贴金。亚历山大自己对于这笔交易还是有点想法的,贝弗利揭秘,亚历山大在交易发生后曾经说过:“他们本可以同时拥有我和泡椒。”

现在亚历山大应该已经不再想这些陈年往事,毕竟如果他真的留在了快船,这个赛季大多数时候他应该还是一个人在场上,因为快船就很难凑出“同、时、拥、有”这四个字。

现在亚历山大想要做的事情,和很多24岁的年轻领袖差不多,他说自己和球队签下5年长约自有道理,“我相信球队的未来。我相信我们不会输太久。”亚历山大说总经理萨姆-普雷斯蒂跟他承诺过的事情都在慢慢成为现实,至于是哪些事情他不肯说,我们只能就目前雷霆的状况来猜测,赛季过半,他们已经赢了21场,胜率接近5成,而他们去年夏天选中的榜眼切特还在板凳上坐着。

曾几何时,与湖人睡在同一张床上做同一个梦的球队还有很多,家乡球队猛龙认为自己是家乡,绿凯认为自己如果当年不交易欧文,会在2018年用8顺位选中亚历山大,太阳认为自己拥有导师保罗和一堆交易筹码,尼克斯认为自己是尼克斯……米切尔被效力仅5年的爵士交易更是拨动了他们的心弦,全明星后卫米切尔都可以交易的话,亚历山大凭什么不可以?在当时看来,雷霆和爵士的重建思路并无不同。

但还是有一些不同,这个不同就在于同样手握大把选秀权的人不一样,在选秀方面,如果普雷斯蒂是詹姆斯的话,安吉至多只能是个猫三。

利拉德看着亚历山大的表现,就很有一些感触和担忧,他倒不是担心亚历山大的比赛,而是从自己的角度给亚历山大一点忠告:“你永远不会知道另一支球队会怎样对待你,尤其当你受伤之后。没人能知道。我想告诉他的是,那些成天喊着‘放他走吧’的人可不是好人,如果你转会后事情没有奏效,那些人可不会为你负责——”

“——不要总觉得另一边的草会更绿。”


亚历山大

其实利拉德多虑了,我理解利拉德这段话并不是讲给亚历山大听的,他只是在尝试说服内心的那个自己,我注意到利拉德这么做很多年了,一有机会他就会这样说。他说的很有道理,但确实没必要到处宣传这些道理,有些人离开,只是因为这边的草确实已经黄了,至于是安慰自己另一边的草不会更绿还是跳出去吃另一边的草,都只是个人选择,并没有高下之分,愿赌服输就好。

而现实的情况是这样,亚历山大的5年大合同还没有正式开始,他已经无数次向球队表达了忠诚,“我希望将来能为雷霆设计球衣”之类的甜言层出不穷,而普雷斯蒂也投桃报李,“亚历山大不是我们的短期投资”之类的蜜语同样脱口而出。


亚历山大

我喜欢亚历山大的篮球故事,那就是没有故事,没有悲惨的童年和咬牙切齿的奋斗史,一个年轻人,和另外一些更年轻的人在一起打球,没有太多人关注他们,他们掀起的最大波澜也不过是西部第10而已,你也不知道他们这么拼命而有纪律地打球是为了什么,尤其和隔壁火箭相比,你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年轻就会愿意相信“按规矩打球”,很可能他们自己也不是非常清楚,我当然愿意说是保罗教给了亚历山大什么叫做“职业精神”,当老将被交易到一支年轻的摆烂球队,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时候,他还能带着球队继续前进乃至杀入季后赛,这可能本身就是一堂高阶职业操守教育课了,不是每个老将都愿意这样做,我确实愿意相信当老将们都离去后,亚历山大会将这种风范传承下去,影响到其他更年轻的队友,所谓保罗的遗产,这当然会是另一个很美好的故事,但我没有证据。

时至如今,仍然很难想象雷霆会立即成为西部另一支崛起的势力,他们固然是联盟第二年轻的球队,但灰熊的平均年龄也只有24.5岁,只比雷霆年长1.5岁,联盟第7年轻,却已经是西部榜首的竞争者,你很难说年轻就一定意味着无限的未来和希望。甚至我们观察亚历山大的比赛,逆潮流的打法到底能够将自己的上限拉高到多少仍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再去观察亚历山大的谦逊,不断告诉人们“不要只关心我的表现,我们赢球是作为一个球队”,如此乖巧的谈吐,与他和雷霆的双向承诺一样耳熟能详。

每一个常年观察NBA的人看到这些熟悉的场景和对白,也许都会发出会心一笑,我们知道这个联盟太擅长书写类似的故事了,年复一年,多少少年信誓旦旦又撕毁盟约,他们管这叫做“成长”,对此我也并无太多反对意见。


亚历山大

亚历山大24岁了,已经到晚婚晚育的年纪,他属老虎的,再过几天他的本命年就要过去了,下一次再到本命年就要等到12年后,那时候他是否还在联盟中打球都是一个未知数。一想到这一点,我们就应该失去冷静,并收起遐想,因为甭管是不是本命年,我们都将离开虎年奔向兔年,这是所有人无可逆转的命运。我们能做的无非是为当下,为过去一年中发生的精彩和美好鼓掌感动,哪怕是一点点明知大概率会被打破的虚构美好的瞬间也行,毕竟美好本身就是美好,就像分手后再未相逢的初恋在记忆中的存在,她不会变老,不会眼角叉出裂纹,不会嘴角下垂,不会奶子耷拉到肚脐眼,不会头发花白腰如水桶。

吉迪和亚历山大赛后一起接受采访时说:“希望我们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一对非常棒的后场组合。”

希望如此。就像我们在年轻时曾拥有的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希望一样。

祝后厂村老铁们兔年安详,都能拥抱美好的回忆和期望进入下一段现实。